瑜珈練習之 臣服 & 四神湯

206267_10150161981087645_548007644_6657236_4135030_n

今天來講講「神」跟「臣服」,再來梵唱一首關於4個神的歌。
 
曾經有個學生,非常實事求是,凡事都講證據。
學生問:「這個世界上有神嗎?」
老師:「有呀。」
 
學生:「在哪裡?我看不到。」
 
老師反問:「世界上有美國這國家嗎?」
學生:「有呀。你看,地圖上有標」
 
老師又問:「那有台灣嗎?」
學師:「丹藍啦。在這邊,雖然很小。」
 
老師再問:「那有台北嗎?台北有象山嗎?」
學生:「吼,你很逗耶,老師。丹藍有呀。我們不就正在象山野餐咩?你嘛幫幫忙。」
 
「神」存在與否,也是一樣。
這是觀乎個人「心態」的。
 
你若已經坐落在象山,又怎需去地圖上找出它的經緯來證明其存在?
你若處在一個有神的「心境」、「領域」中,對你而言,不需要證據這世界也是充滿神性的。
 
「神」是否存在,不是探索的重點。
 
而是讓祂成為一個媒介;相信在我們之上,仍有著至高的力量看顧著、安排著我們的際遇。
藉著相信此這至高的力量,我們學習「臣服」、放下「自我」,以及學習「謙遜」。
 
今天要梵唱一首跟4個神有關的mantra.
 
Matru, Pitru, Acharya, Devo....
 
這四個字分別是:「母親」「父親」「老師」「神」的意思。
印度人認為,父母是孩子的第一個神,而世界上影響著我們的神,應該是按照此順序。
 
1. 先有母親、大地之母孕育著我們。
- 母親懷胎10月分娩養育之外,能給孩子最珍貴的一項訊息就是,唯有母親才能確定孩子的父親是誰。
2. 再有父親
- 父親會帶孩子去拜師學習
3. 老師
- 教導孩子知識,讓孩子最終能夠找到神
4. 第四階段才是我們一般講的「神」
- 最終神教導你「找自己」
 
人的「自我」是好辯的。
臣服的人則不再辯論,因為放下「自我」之時,「辯論」也一起放掉了。
一些知識不發達的鄉民大多比都市人迷信。
但也因為他們是如此全心的臣服,如此全心的相信,有問題時就去拜拜。
跪倒觀音嬤前,放下的不只是「自我」,連「煩惱」也一起放在廟裡,忘記帶回家了。
 
Ramana曾說過,
不懂得臣服的人,縱使握有智慧之鑰的人,也無法開啟與神溝通的這扇門。
 
所有形式的祈禱、梵唱,都是在至高力量前,再次肯定自我的渺小;放下「自我」。
 
這也是為什麼所有的瑜珈哲學總會談到一個主題,
सर्जन - sarjana、surrendering、臣服。
 
YOGA starts when ego stops. 
放下自我的那刻,瑜珈才開始發生。
 
藉著梵唱,讓我們謙遜的臣服在這四神之下,
 
Amba Bhavani Jaya Jagadambe
Jai Ambe Jagadambe
Amba Bhavani jai ambe
 
Jai ma jai ma jai ma jai ma
Jai ma jai ma jai ma jai ma
 
Ambe Jagadambe
Jagadambe jai jai ma
 
Jai jai ma ma ma
Jai jai ma ma ma
Jai jai ma ma ma
 
與各位瑜友分享之。
 
http://bee-bao.blogspot.com/2011/04/4-gods.html

Nama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