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與自我 Trust and Ego

toes

今天想要講信任與愛
 
首先我先提一下誰是Rama, 誰是Hanuman.
Hanuman
是猴王, Rama 羅摩是個神. Hanuman是羅摩忠誠的信徒, 跟隨者;
Ravana
則是在斯里蘭卡的國王 他代表的是魔鬼 (RW補充: 這三位主角間有著精采的故事, 內容講的跟信任,忠誠有關 在此先略過)
 
有一次猴王被問到, 你還是很相信羅摩王嗎? 猴王說了, 沒有什麼還相不相信他的啊? 我是  
相信 (believe), 是一時的 我可能以前相信, 現在不相信了; 信任 (trust) 是一次的 信任了不就一直都信任, 不是嗎?
 
相信是心智 (mind)的產物 相信由腦袋來的; 為了要相信, 腦袋會需要取得一些證明, 證據或原因. 無憑無據 我們的心智不想相信; 這也就是為什麼人家說眼見為憑
心智傳達給感官的是指令是: 先看到, 搜尋一下, 真的看到什麼了 才相信 (或就相信)
 
信任則是心(heart) 的產物, 沒有任何的原因跟證據在心裡, 心直接就導向信任; 我們不需原因的就完全信任我們的父母, 因為這信任是來自心, 不是腦袋. 所以猴王會說 我對羅摩的信任是來自我的心 (my trust in god is from the heart)
 
Shivananda
是位瑜伽大師, 50 年前他甚至還在世. 他生前有個我想可能是真實的故事: 有位學生來到他面前, 跟他說 我要學你的門派. 這位新的學生是無神論者 他不相信有神. 但他喜歡瑜伽 所以來求教 大師有時喜歡在河邊散步, 這次新生也跟著他 因為新生很想問問題
 
: 請問到底有沒有神呢?
大師:
: 可以麻煩您証明神的存在嗎? 我看不到神, 你可以證明或是指出來給我嗎?
大師: 神是一種感覺 跟心有關的一種感覺 我既無法指出來 你也看不到
: 您如果沒辦法證明 我就沒辦法接受你的答案 我只好另外找更適合我的老師
 
Shivananda
大師於是先止住學生的話 要學生跟著他, 往前走幾步 就看到 有人在玩風箏 大師要學生去問其中一個小孩 你在做什麼? 學生問了 小孩答: 我在玩風箏啊 大師趨前問道 但我們眼前並沒有看到風箏啊? (此時的風箏早在雲端上) 你怎麼說你在玩風箏啊? 這小孩不加思索回道: 有風箏啊, 我感覺到有拉力 (I can feel the pull)
 
大師於是回頭跟這位新生說了: that is god 如果你感覺到拉力 神就存在 你感覺不到 就沒有神
 
猴王跟風箏的故事都提到了 神是以感覺的形態呈現 不是以物體的形態呈現
 
接下來我們要唱 OM Namah Shivaya (向溼婆致敬)  Shiva 是瑜伽之神
 
還是要講個小故事
Naradha
Shiva的朋友 也是忠誠的信徒. 每天從早到晚他都歌頌溼婆 他自信他是全世界最虔誠的濕婆的信徒. 溼婆很清楚Naradha心中的這小小的虛榮感自認自己是溼婆最棒的信徒有一天Naradha 果然問了溼婆, 在你心目中誰是你最虔誠的信徒?
溼婆很快的就說了一個小村莊的名字 他說這個村莊裡, 住了一個農夫, 這個農夫我覺得是我最虔誠的信徒 拍謝不是你喔  Naradah 聽了很不是滋味, 很氣!
 
自我(Ego)最常以兩個姿態出現 一種是絕對的自我 (Absolute Ego) 但另外一種姿態是偽裝的禮貌(Pseudo Politeness)  說起來可能重了點 但偽禮貌看起來像是禮貌,客氣 (Politeness), 卻是壓抑的自我的一種表現
 
Shiva
知道他這位愛徒這樣的問話聽似客氣 其實是自我 (ego)的一種表現, (想要別人滿足自己的自我) Shiva才會選擇這樣的回答. 這下Naradah 當然就很好奇 也有點不服氣 決定去這小村莊 找到這農夫的家 不但作客了起來 還跟著他的作息出出入入
這農夫有一大家子要養 兩個女兒,兩個兒子,老婆跟雙親. 他一大早就起床 虔誠的唱了兩遍Om Nama Shivaya 跟溼婆致敬, 就去田裏整天都作工 晚上很晚回來 睡前再唱兩遍Om Nama Shivaya就睡了 
 
Naradah
就這樣觀察了這位農夫的作息一個禮拜 他就回到老師Shiva身邊 跟他報告: 濕婆啊, 這農夫的作息好無聊 而且他也不過早上唱兩次Shiva梵唱 睡前再唱兩次, 你怎麼說他是最虔誠的信徒呢 在我看來 我還是您最好的追隨者 從早到晚不間斷的歌頌著你的是我啊
 
溼婆不語 倒是給了他一個很小的鍋子 這小鍋子裝滿了油 稍微一晃動就很容易濺出來. 溼婆跟Naradah, 你拿好這個小油鍋 繞著我們這小村莊一遍 一滴油都不能濺出來 如果你成功的走回來 我就當你是我最好的信徒.  Naradah 接受這個任務. 他一早就小心翼翼的捧著小油鍋 繞著這個小鎮 回到老師的面前時 他果然成功的完成任務 一滴油都沒有濺出來.
 
他跟老師說 你看我成功了! 一滴油都沒有濺出來. 溼婆於是問他, 你今天唱頌了幾次我的名字?  Naradah: 我今天一次都沒唱耶, 我小心的捧著這油鍋 慢慢走 確保油不會濺出來 所以沒辦法唱.
濕婆說: 你只不過是捧著一個小鍋子, 那位辛苦的農夫是將一家子的生計都扛在肩上 他至少還是早晚各頌兩回啊. 你不過是捧著個小油鍋 一次都沒辦法唱我的名字
 
這故事也告訴我們 其實你對尊敬的神唱頌多少次不是最重要的 一次兩次也很好
 
最重要的是 放下你的自我 信任你的神
 
Om Nama Shivaya
557621_3202640663769_1198670203_32513088_1339942052_a


Translated and excerpted: Ruby Wang

Nama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