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珈練習之 我們都是刮盤DJ手

咳咳,今天的故事,又是從老師說「我們來梵唱個5分鐘吧」衍生而來,且絕對超過5分鐘的美妙分享。
Pasted Graphic 1

其實,老師自知他的音並不準,老師也知道他每次唱的旋律,絕對不會和上一次一樣。
事實上,老師在尚未開始教學的學生時代,課堂上最常被師公欽點示範體位法,但絕不會是梵唱(Mantra)
 
猶記得第一次離開印度前往香港教課,我拜會我的老師與君道別。
第一次從香港回到印度,我再次拜訪老師。
 
師:課教得怎麼樣呀?
P
:很好呀。
師:有沒有帶領學生梵唱呀?
P
:沒有耶。
師:喔?(挑眉)
P
:我本身就唱不好呀,不太敢教,沒有信心嘛。
師:你應該要教,特別是在印度以外的地方,更要教。
 
為什麼呢?
 
你有沒有這種經驗,第一次聽到某首歌,總覺得怪怪的,不習慣,多聽幾次就開始順耳、喜歡、跟著哼唱?
一段新旋律,一個新地方、一樣從沒吃過的食物,第一次或前幾次總是這麼新鮮,總是非得讓你感官大開、用全身細胞小心感受不可;
而熟悉的東西就顯得稀鬆平常、了無新意、閉著眼睛也可以完成。
 
熟悉的事物讓我們覺得習慣、因此不用付出太多的心或者感受。這是因為我們已經被熟悉的事物「制約」了。
換到陌生的城市,就是買張單程票搭個地鐵怎麼都這樣新鮮、些許緊張、搞不好還可以惆悵一下。
 
APRATIBADDHA,「反制約」、「解除制約」的意思
 
印度的人們,從小就聽梵唱、神話長大,已被這些歌曲故事「制約」。
而國外的學生,香港台灣也罷,梵唱是不熟悉的旋律、聽不懂的語言。反而可以讓人專注在歌曲本身、藉由不熟悉的新事物來「反制約」。
 
你知道嗎,我們每個人就像是一台電子計算機。
生活的一切累積在我們的身心,就像是一套繁複的程式集,我們依循它而活,受它「制約」
 
瑜珈練習,體位法及梵唱,就是要你打破這套數碼庫,要你「反制約」
 
梵唱,不在於你的音色優美於否,唱完了也不會請小玲老師講評。
 
記得,梵唱,MANTRA
Man = manus =
Tra = 調音、調頻,就像聽廣播要調到正確的波段,否則只有吱吱叫的噪音。鋼琴弦要不時調整避免走音,DJ歌要接得妙,慢歌貼舞就不要刮盤。
 
曾經有學生問:
「老師,印度的梵唱是屬於宗教範疇還是瑜珈範疇?我是基督徒,不該唱宗教歌曲。」
這是非常有趣的一個問題。
因為梵唱是要幫助你反制約,但梵唱還沒機會大展身手前,你先制約了自己。
 
Asking meaning is meaningless in yoga.....-OSHO
奧修說,在瑜珈中 詢問何為意義是沒有意義的。 
 
以二元論的「是非」「對錯」「美醜」「愛恨」來評斷,每個人都很會,都很擅長。
鐘擺向「右」,只為了向「左」。
先向「右」擺到極致,好有足夠的反作用力擺到「左」。
恨一個人,某種程度你是愛他的。不然你可以漠然視之不予在乎。
愛得越深,因為晚一點可以恨。
愛恨本在同一條線上,不同端點罷了。
 
常說瑜珈練習是要drop the mind,放下心智來練。
該放下的,就是這二元論的心智。
而梵唱就是在幫你反制約,被二元桎梏的手腳得以掙脫。
 
藉此練習,
讓我們心更加寬廣,能容納接受更多的人事物。
 
今天要唱的是Kali Duge,這兩位都是女神,但是不同的化身。
Kali
代表黑暗,
Duge
代表光明,
「黑暗」和「光明」,我們一起梵唱,一同向兩端致敬。多麼可取的弘大氣度呀。
 
Jay mata kali, Jay mata Durge, 
Kali Duge, namoh namah, 
 
與各位瑜友共勉之。
http://bee-bao.blogspot.com/2010/12/yoga-were-all-djs.html

Namaste